主页 >

耋怎么读组词

2020-05-04 297 ℃

       四周的同学们都在奋笔而作,只有我在东张西望,欣赏此时不该欣赏的东西。只是,也不必过分追求公平,偶尔吃点小亏无所谓,要允许别人犯点小心眼。第三:不是自己的东西睁眼不看,别人的东西再好也是别人的不能看着眼热。120多个日夜,母亲的心情有时烈日当空;有时风雨交加;有时乌云盖顶。听着她的哭诉,我哭笑不得,才多大点孩子,竟也知道离家出走来威胁父母。我和姐姐、哥哥赶紧吃完饭就出去找自己的伙伴了,弟弟年小只能呆在家里。老师笑而不语,从房间拿出许多杯子对学生们说,‘你们渴了自己倒水喝哈。可是她没有就此胯下,用她柔弱的双肩接过他的重担,咬紧牙关扛起一个家。那个像黑社会老大的爸爸威胁到:别让我认识你,否则出了门你给我小心点!

       那时候我还不懂得父母对我的期望,常常心里嘀咕父母好严厉,都不鼓励我。爷爷用那辆自行车载着我快乐的童年翻山越岭去赶集,赶走了我的寂寞流年。可是有的嫌太甜,有的嫌油大,多数接过又放下,临了又一块一块收进盒里。她欣慰的顺势捋了捋女儿的头发,牵着女儿,迈着轻松愉快的脚步向家奔去!老弟,不知道你是否和曾经的我一样向往远方,想去向远的不能再远的地方?宁可自己的孩子吃亏,也不愿别的孩子受苦,这或许是一个父亲应该做的吧。女大当嫁,三姑也不例外,而她所嫁的姑父,却有兄弟六人,家里一贫如洗。她是我的妈妈,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村妇女,一个让我爱到没有脾气的人。缓慢欢快的脚步带领着我一步步走向目的地,可是此刻的心情反而愈加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一身工装早已洗得发白,此时已被混在一起的汗水和泥土弄得完全没了样子。母亲缝制的衣服总是我先穿,小了再换给弟弟穿,其实那时的生活都是这样。这时,我们做儿女的是否记得对父母应该有最深的牵挂、最彻底的感恩之心?先后大哥、大姐出生,等到我出生,记事起,四岁,已经是1967年左右。虽然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但是当着一天到来的时候,我还是不能接受。隐约听见爷爷一声尕娃(孩子)立马抱起一动不动的我,瞬间早已热泪盈眶。甚至她在看到同行哥哥帮妈妈背包时,要求也帮我背,真是贴心的小棉袄了!时光荏苒,时代变迁,生活富裕,越是这样,思母之心愈切,念母之情愈深。除夕夜,一切准备就绪,吃年夜饭的时候,老李喝了口酒说:这才叫过年嘛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,我却忽略掉了他们更希望和渴望得到我的关爱,哪怕是偶尔回家看看!妻子今年已是56岁的人,但老话说:孩子再大,在父母的眼里也还是孩子。那时候我还不懂得父亲对我的期望,常常心里嘀咕父亲好严厉,都不表扬我。原来,父母建造在儿女心中的房,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房,那是知识的殿堂。我像只小猫,依偎在曾祖母的身旁,紧紧抓住她干枯却温暖的手,不舍离去。那笑容曾在我的脑际里浮现了很多遍,未曾想,再见它,却是在我弥留之际。也许别人不会很相信这种说法,但外婆这大半生的经历却恰恰证实了这一点。偶尔,阵阵徐风,湿润着人们的脸颊,让你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恬静、温润。姨夫摇着花白的头,长叹一声说:他才重起个头,难着呢,不能拖他后腿啊!

猜你喜欢